子墨-miziki

本职是画手的人试试写点什么……

【男神x你】一元硬币ver万圣节给糖

“给你糖。”午后,他在你面前把握紧的拳张开“万圣节快乐。” 这可没有什么值得稀奇的,他手中的五颗糖也只是街边小卖店卖的——那种玻璃纸包的,一毛一个,用来当零头的糖而已。 还没抬起手来,他却已经慌张了起来:“更好的糖我虽也买得起…可若是真买了,我大概就不能给你送来了……对不起…”他脸色涨红,声音也越来越小,那样子活脱脱一只做错事来领罚的大狗。 阳光在他身上一转,少年的身形便模糊了起来。 你忍不住勾了嘴角把糖从他手里接过,抬头道一句感谢。话音刚落,就见他已经惊喜地笑了出来。 那种小孩子得了意外奖励一般,稚气而又璀璨的笑容。 “一元,现在是不是该叫你五毛了?” 写完自己都觉得自己深井冰…

产粮!!!!!肝!!!

我要进军男神x你!!!
欢呼雀跃大喊着跑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为什么……最近……你们……都在画……素描头像……
别逼我∑

【民调局杨军中心向】天气晴好

司康一样的粮,预警。
写的我都想让自己去吸口霾再回来……

我好喜欢会顺拐的大杨哦(ノ´∀`)

————————————————————

他带着小皇帝出去玩的前一天,孙德胜嚷嚷着要给他们俩送行,不由分说地就定了馆子,招了人来。对于这份实在不好驳了的面子,他也只好跟小朱皇帝去了,只是暗暗告诉自己不能喝过了,回来还得打理行装。

推开门后他不出意外地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不过这次又加上郝家哥俩与邵一一,还有吴仁荻,估计是被孙德胜用邵一一坑来的,见到来人也只是淡淡看着瞟了一眼再没说话。

入座之后众人插科打诨,朝着他俩一个劲地说着那些他大部分早已烂熟于心的世界名景,小皇帝在一旁带着兴奋地应着,他看着看着突然意识到了——

他终于是要离开的了。

于是他罕见地分散了注意力,仓促而全面地回想了下与这帮人混在一起的日子。从宝船到民调局重创到自家主人上岸到民调局重建再到一切尘埃落定,他在这里出过的汗流过的血,都实实在在地把这段时光煅成钢铁,烙进他在暗夜中跳动的心里。

酒过三巡。

孙德胜扶着墙出去把账结了,回来后拍拍他的肩膀,嘱咐他照顾好小朱先生后就趴到了桌底下,顺带着把坐在旁边的张之言也一并撸了下去。正义文明兄弟俩也有点醉酒的样子,冲着这边遥遥一举杯:“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什么不便就说,我们一定尽我所能。”他也倒一杯酒饮下。

他觉得是时候离开了,看着小皇帝已有些倦意,就站起身来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话一出口,就看对面蒙琪琪脸一埋,意识到可能是说错了什么,但却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话来。

最后救了场的还是小朱皇帝,几句感谢的话出口,虽然心底的情绪并没缓解多少,可气氛却也不那么生硬。

吴仁荻送邵一一回去,临走撇给他一句话“带他好好走走吧,不用管这帮人,有什么事还哭爹叫娘的,基本就可以喂尹白了。”

他笑笑应了,虽然他知道他自己松不开的。

回去的路上沈辣和杨枭陪着,车后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一群醉鬼,一路无话。他几次看到沈辣好像是想说什么,可是终归没说出口。反倒是杨枭一反常态地说着最近的几个案子,语气带点腼腆“但是我觉得还是杨军你先发——”

戛然而止。

四合院门口,沈辣跟他说“大杨啊,兄弟们在这,有什么事就往这跑。”说完可能觉得这种风格不适合自己,又笑了笑。

小皇帝跟他们一一告别,很快,院门关上了。

第二天阳光灿烂,客船驶离码头。

“杨军,你舍不得他们吧。”他的主人站在甲板上问出这一句。
“是有留恋,但并不会阻挡我。”他干净利落地回答,然后拿出自己做好的笔记“您想先到哪里去呢?”

杨军的行李中有一个小箱子,里面是欧阳偏左和杨枭给他的各种应急用的东西,杨枭甚至把他那根绳镖也给了他,当时想给送回去,却被孙德胜一顿教育,最后放在了里面。

哦,还有民调局的工作证。杨军在这以后可能有时候会拿出来看看,可能会让它沉寂在箱底,但却绝不会让它成为自己的枷锁。

他是锦衣卫,千户杨将军,他效忠的,是原来的建文帝,现在的朱允炆。

宝船上几百年孤寂也未曾动摇他的意志,在此以后也不会泯灭自己的本心。

他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各种各样的事,他会在浓雾中寻出道路,会在黑暗中辟见光明。

他从未迷茫

他重新出发的那天,天气晴好。

end

————————————————————————
我居然!还能!产出粮来!

大家好我是一个刚加速度摔进坑的

其实是通过dasiv大大的一波安利直接入坑……
现在还差暗夜将至没看,我整个人都炸裂了。
准备产粮喂喂自己……虽然可能不好吃x
教练我想学画胖子和老头!!!!!!
还有动物……比如狼啊鼠啊什么的……

感受到了么
今早竟然自动更新了……

【請不要消費殘疾人士】

您的好朋友莎樂美:

以下言詞有激烈之處,謹代表個人觀點,玻璃心者請不要往下拉,我沒功夫也不歡迎掐架。


支持阿螢,我不知道拿殘疾審,一些恨不得動一下就吐兩口血的病弱審,來作為看點來創造所為的"浪漫"、"黑暗"、或者表現所謂的"堅強"是什麼心態,人確實容易消費同情(甚至是一部份的悲情)來給自己製造"感動"心態,但這種心態實在不能稱之為正確。

在路上看到一個行動不便的盲人,難道應該光顧著產生"他/她好可憐喔,看不見一定很辛苦吧?這樣的人應該有個人來好好疼愛的他/她!"這種想法?

因為工作關係,接觸過不少殘障人士,他們共同地表示並不想聽到諸如"過得很辛苦吧""好可憐啊"這樣的話,這不亞於往他們本來癒合的瘡疤上再重新捅一刀,甚至嚴重點說簡直等於變相污辱和劃分界線(健康人/殘疾人),很多殘障人士想法很開明,但並不等於他們100%不介意自己的殘障,多多少少都會有一點負面的想法,他們有這樣的殘障有各種各樣的原因,請問說一句"好可憐啊","過得很辛苦吧?"能幫到他們什麼?

他們需要的是你幫忙扶一把,替他們指個路,別去佔盲道,努力創造更多殘障人士便利生活的條件。並將他們以一個普通人那樣對待。

並不是說不可以寫殘障人士,很多作品中都有,但那些成功的作品中我看不見他們對此特意的突出和消遣,殘障也許是他們的絆腳石,是痛苦的回憶,但他們依舊像其他角色那樣普通地生活著,而不是以自己的殘障來成為浪漫的製造點。

我舉個例子:中村春菊老師在其作品《Hybrid Child》中的角色瀨谷壹(此處談論的是動畫化版本),在02集末尾處因為遭受襲擊而失明,但此後的一切劇情都並沒有刻意突出瀨谷的失明(所帶來的不便),柚子也不是因為瀨谷失明才萌發了對他的愛意,結尾彩蛋甚至都沒有討論關於失明的事情(雖然確實給了一個關於眼睛的鏡頭),瀨谷似乎學會了盲文,他們依舊愉快地閒聊和討論著卡斯提拉。瀨谷的失明只是劇情非常自然的一部份,是一個劇情的轉折和結果(又或者是新生的開端),誰都沒有想過去以失明這一點來表現(柚子對瀨谷的)照顧和愛戀。

以"殘障"作為創造浪漫和愛的基礎,我實在想不出是什麼樣的心態。沒錯,殘障人士是需要更多的關懷,有權得到疼愛,但這永遠都不是小言拿來消費他們的理由。

也不僅僅是刀劍圈,現在文圈這種風氣越來越盛,大概因為這種文可以更好地利用讀者的同情、悲情或者是希望殘障人士幸福的正常心理來獲取熱度,而熱度又鼓勵了寫手們愈發開展此類文,形成一個惡性循環,最後連底線(褲)都可以不要。


垃圾電影出來,因為各種原因票房高(刷票、腦殘黨和專門為吐槽而看),所以就應該為了這樣的來錢快、不費力,而拋棄陽春白雪乃至正常審美,去拍垃圾電影嗎??

這樣下去遲早藥丸,正常審美的讀者最終拋棄文圈,大大們在腦殘粉齊聲的讚歌裡飄飄然地消費著道德乃至品德的底褲。

順便容我吐個槽:別忘了招審神者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戰鬥,而不是談戀愛,戰鬥是殘酷的,時之政府也不傻,平白無故給自己找什麼麻煩呢?退一萬步說,請問放著好好的正常人不招,專搞殘障人士招聘,請問是福利機構嗎?還是專門為消滅殘障人士的(偽)人道機構?




螢·Märchen:







最近,看到一些同人文將殘疾浪漫化,什麼「我做你的眼睛耳朵嘴巴」然後HE。因為殘疾而產生的憐憫的愛情,或是因為美貌卻有殘疾,被覺得「好可憐」然後被愛上了。








我完全無法接受。








現實生活中沒有那麼容易,也不是對殘疾人士那麼有包容心的,請不要消費他們每天需要去克服的障礙。也不是所有殘疾人士,都是俊男美女。








我自己的爺爺,因為癌症而做過氣管切除,我這一輩子沒有聽過他的聲音。








我的記憶裡,永遠只有爺爺用盡力量,用氣音跟我們這些晚輩溝通的聲音,而不是父親所說的「妳爺爺以前常常要到處去演講,聲音很有力,很洪亮……當然罵人的時候也是。」








就算是罵人也好,我也想聽啊!可是永遠沒有機會了。








殘疾人士也有自尊心。 他們的殘疾,不代表他們的「人」。








很驚訝嗎?








他們不需要你們成為他們的「代言人」,他們需要的是社會的同理心,讓他們的生活更便利無障礙,而不是歧視(是的,包括那些「好可憐」的心態。)。他們可以自己做到的事情,他們自己會努力去完成。其他真的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們才會請別人協助。








在看到他們的殘疾之前,請先尊重他們是「人」,而不是推動劇情發展,或是利用他們的殘疾當做「浪漫」的元素。








這樣應該不會很困難。




事态严重

看见你:

希望每一位二次元的同胞都能重视并且警醒。

我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至今仍然震惊,可能只有少部分人知道,所以我决定扩散出去以儆效尤。
事情是我们圈内一个妹子找零找了一张上书有“瓶邪大法好”“别去触碰从白骨里开出的花”等字样的一元人民币。
这件事被圈子里其他妹子津津乐道,没有人出来制止,大家反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好在后来发帖的楼主妹子认识到了事情的不正确,劝阻了要尝试的妹子们。但没过多久列表里又有一个全职粉妹子声称在人民币上写了全职大法好,并且花掉了它。 


最重要的是妹子并不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妥,反而觉得自己给二次元争光添彩,并引以为豪。 



我希望大家能够认清这种做法的错误性以及可能带来的后果,现在防微杜渐还为时未晚,这其实也从侧面反映了许多妹子道德素质的问题,我绝非小题大做,若任其发展将后患无穷。

首先,我希望所有的妹子认清楚邪教与爱好的区别与邪教于社会的危害性,切忌把这种事当做儿戏。
我知道大家热爱这些作品,我能够理解你们急于抒发与传递自己的热情,我知道你们的出发点都没有错,但是采取了不正当的方式。平日里口头说说xx大法好就罢了,大家可以当做调侃一笑而过,但写在人民币上,这就不是一个性质了。我本人其实也特别反感这种套用宣扬邪教的句式表达感情的方式。关于邪教,在这里不好做过多议论,因为其本就是存在辩证关系的,并且涉及政治,我就简单说明,邪教理论上是一种严重危害个体与社会的非法组织,是违背伦理道德并且应当革除的,请不要把你们所喜爱的东西,无端捏造成一种邪教的伪相,你们需要的是捍卫,而不是抹黑。

其二,我先表示这种做法是情有可原,想必大多数人都拿到过印有法x大法好的人民币,这是一种一直没能杜绝的不法社会现象,我们无可奈何,但有些妹子年龄小心智不成熟,明辨是非能力差,法制观念薄弱,误入歧途并且毫无察觉,或许只是出于好奇的无心之举,或许认为这是一种很快捷很有效的宣传二次元的渠道,都纷纷效尤,所以我特在此强调,人民币是我国法定货币,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明文规定:


 
 第六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应当爱护人民币。禁止损害人民币和妨碍人民币。 



第二十七条 禁止下列损害人民币的行为:  


 (一)故意毁损人民币 



在人民币上涂写,属于毁损人民币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不道德、不文明的行为,是对人民币的亵渎,尤其是书写这些带有邪教色彩的字句,是绝对违法行为,一经举报揭发,后果不堪设想,若进行追究,会根据程度不同进行相对应的处罚,轻则罚款,重则可能会立案进行刑事拘留。
请千万不要抱着不一定被发现的侥幸心理,这种事情一旦严重起来,会对个人、家庭乃至社会造成伤害,并且会波及到整个二次元,牵连许多无辜的人,让整个二次元为人诟病。



喜爱可以,请适度,不要学法犯法,不要盲目跟风,请务必保持理智,并且明确法律法规与道德底线,不要越线,否则无法力挽狂澜。


 
这是十分严肃的事情,希望能够引起大家的重视,这不是纸上谈兵,大家都应付诸行动,让正气在二次元蔚然成风,树立好每个人正确的道德观念与法制观念首当其冲,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够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明辨是非,多思再行,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二次元的一员,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关系到整个圈子,正是因为二次元是我们的精神寄托,我们都深爱这里,所以保护这里是我们的使命,是我们的分内之事。 


进行了部分改动,之前是情急之下赶出来的,无暇斟酌字句,修正了一下并列出了法条,望引以为戒,我很欣慰有这么多支持者,让正能量得以传播,感谢所有的姑娘!